關於當下商標侵權案件新特點的探討

2018年08月21日

發布時間:2018-07-24 08:56

資料來源:中國工商報網

伴隨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傍名牌”“搭便車”等商標違法行為相繼出現,並且逐漸滲透到衣、食、住、行等各個方面。過去,筆者所在的北京市豐臺區農貿市場、小型批發市場眾多,造假、售假行為多發,轄區內商標侵權現象比較嚴重。

近些年,京津冀協同發展大趨勢形成,豐臺區疏解整治促提升工作思路落實到位,區域內商標侵權案件開始呈現出新的特點。通過歸納總結自己近年來參與查辦案件的相關情況,筆者將當下商標侵權案件的新特點概括如下。

註冊類別不全 維權資質缺失

現階段,商品類型不斷增多,商標註冊分類進一步細化。實踐中,商標案件中經常會出現這樣一種爭議,即商標權利人投訴的侵權商品是否在其註冊商標核准使用的類別範疇內。

例如,在A公司投訴B公司銷售侵犯其註冊商標專用權商品的案件中,B公司涉案商品為機濾,而A公司商標註冊證上核定類別中並無機濾,A公司認為其核定類別中的“機械設備”包含機濾。考慮到商標註冊分類表中對此沒有明確說明,同時參考同類品牌商標註冊證的核定類別中均明確注明有“機濾”,執法人員要求投訴人繼續提供關於其註冊商標核定類別確含機濾類別的證明。其後,A公司撤銷投訴。

針對以上情況,筆者有三點建議。

首先,核定使用商品類別最好實現與註冊商標分類表的一一對應,避免出現商標註冊證上的核定類別名稱在商標註冊分類表中不存在的情形。這樣既有利於商標權利人明確其商標權利的範圍,也有助於消除執法人員對商標侵權行為作出認定的履職風險。

其次,建立執法部門與商標局的行政互聯機制。現階段,遇到商標疑難案件,執法人員往往要通過商標局調取涉案商標的相關檔案信息,這個過程比較耗費時間和精力。如果能夠實現執法部門與商標局的信息共享,將大幅提高案件的辦理效率。

最後,在受理商標侵權類投訴時要進一步規範程序,應在充分核實商標權利人的投訴材料後再行調查,避免出現出於簡化流程考慮而允許商標權利人後續補充材料的情況。

案情迂回複雜 浪費行政資源

近年來,隨著大眾維權意識的增強,商標侵權類投訴和舉報數量大幅增長。在這其中,也存在不少目的不純的投訴和舉報。

例如,在C公司投訴D公司使用與其註冊商標近似商標的案件中,C公司現場鑒定D公司涉案渦輪增壓器為假冒商品。但是,一周後,C公司又出具了一份認定上述產品為真品的鑒定,並表示之前的現場鑒定有誤。後來,執法人員了解到,D公司為C公司在北京區域的經銷商,C公司要求D公司增加每年的進貨量,但雙方未達成一致,於是C公司解除了D公司的經銷商資格,並到工商部門投訴,同時出具商標侵權鑒定作為要挾。後經協商,雙方達成新的合作協議,C公司遂撤銷投訴並重新鑒定涉案商品確為非假冒品。

現實中,與以上案件類似的情形不在少數,這些行為極大浪費工商部門的行政資源。現階段,工商部門對這種非維權類投訴還沒有相應的限制和懲處機制,使得此類投訴幾乎毫無成本可言,甚至逐漸成為某些經營者常用的商業手段。

筆者認為,為保證行政資源得到合理合法使用,工商部門應對濫用行政資源的行為加大懲處力度,杜絕使自身成為經營者牟利工具的可能性。

涉案品類繁多 商品數量較少

在以往的商標侵權案件中,被侵權商標往往是行業內知名度很高、處於拔尖狀態的商標。然而,現在被侵權商標呈現出多樣化、分散化的特點。

在豐臺區,隨著疏解整治促提升政策的持續發力、商標權利人對侵權行為人追責力度的加大、店面和倉庫租金的提升、相關客戶群體的遷離以及違法風險的增加,過去那種在商標侵權案件查處過程中可以從店面和庫房中查獲大量涉案商品的情形已經難得一見,取而代之的是涉案商品在數量上的急劇減少。

以運動服飾為例,以往絕大多數侵權行為集中在耐克、阿迪達斯這兩個商標品牌上,且涉案商品數量巨大、型號單一;但如今的假冒產品已經延展到除此之外的斐樂、安德瑪等眾多商標品牌上,且型號繁多,經常會出現查扣不足百件服裝卻涉及四五個品牌十幾種型號的情形。

結合新形勢下商標侵權案件出現的這個新特點,筆者認為,如果在案件的處罰裁量中,除了考慮涉案商品貨值和數量外,還將涉案商品的種類也考慮進去,會更有利於制約此類侵權行為。

違法屢禁不止 懲戒措施滯後

截至2017年年末,我國商標註冊申請量已經連續16年位居世界第一。但與此同時,商標問題一直處於年年管但又年年問題不斷的狀態。“贏了官司丟了市場”“貼錢維權”等現象屢見不鮮,嚴重挫傷了創新、創業者的積極性。據統計,我國97%以上的商標侵權案件的平均賠償額僅為7萬元。由此可見,我國現階段對於商標侵權的懲處力度還遠遠不夠大。

例如,在E公司投訴自然人劉某銷售侵權密封膠的案件中,當事人劉某在10年間被工商部門處罰3次,其中,前兩次的處罰時間分別為2006年和2007年,且第二次已經屬於被從重處罰。但由於現行裁量權中的從重處罰力度不大,不足以對當事人造成震懾,因此劉某仍未停止商標侵權行為。

筆者認為,在《廣告法》《反不正當競爭法》陸續重新修訂加大懲處力度的當下,《商標法》也應結合現階段經濟發展形勢和商標侵權現狀等因素,在重新修訂的過程中加大商標保護力度,比如對多次違法主體作出移交公安機關的處罰規定。

 高廣茂

(責任編輯:)